中甲

神奇铁匠铺 第054章 天选兵主

2020-01-16 19:56:4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奇铁匠铺 第054章 天选兵主

韩灵儿轻得就像云朵,张冶感受着背后的香软,叮嘱道:“抓稳了。”

“嗯。”韩灵儿吐气如兰,乖巧的在张冶耳边应了一声。

张冶起身,他的手握着韩灵儿紧致修长的大腿,虽然一直克制着自己,但难免会忍不住捏那么一下。

韩灵儿从来没有和男人这般亲近过,面红耳赤,小脸深深埋在张冶的后背,对张冶的小动作,一副毫不知情的样子。

“出发。”张冶收起旖旎,背着韩灵儿,按着记忆中的路线,朝一个方向前进,灵台修士唯张冶马首是瞻,寸步不离。

张冶一人一剑,在第三层结界中人挡杀人鬼挡杀鬼时,第七层结界的巨龙,忽然睁开了眼睛。

“天选兵主?该死!”巨龙口吐人言,车轮大小的眸子充满了不甘,最终,它将面前的一颗黑色宝珠吞下,乘风而起。

……

胡岳一行人,逃过了一只兵兽的追杀,心有余悸的躲在一个角落,大口喘息。

“哈哈,虽然危险,但我们又搞到了一把上品法器,还是带功法传承的!”胡岳擦了擦嘴角的血渍,放声大笑。

“血神教差不多也要到这一层了,咱们抓紧时间,再做他几票!”

“灵儿师姐带着那几个拖油瓶,搞不好一把上品法器都没有斩获,真是悲哀!”

其余几个修士也是心满意足的附和着,还不忘讽刺一句韩灵儿几人。

就在此时,张冶背着韩灵儿,带着黄斗几人路过此处,胡岳惊呼道:“呀,张老板你怎么在这儿!”随即,他又假惺惺道,“灵儿师姐受伤了?”

胡岳眼中都有一抹笑意,不带着那几个拖油瓶,是多么明智的选择。

对于这种抛弃同伴、见利忘义的家伙,张冶不屑于说什么,继续向前走去。

黄斗则翻了一记白眼,鄙夷道:“胡岳,你一定会后悔的。”

胡岳冷哼一声,拿出两把上品法器炫耀道:“我怎么可能后悔,不带着你们这几个拖油瓶,就这会儿功夫,整整两把上品法器,你们呢,一把都没有斩获吧?”

然而,胡岳话音未落,黄斗拿出三把上品法器数来数去:“一二三,比你多一把!”

“不知不觉,我也有两把上品法器了。”其余修士,也把张冶分配的上品法器取出,得意炫耀。

看到这一幕,胡岳差点把舌头咬了,先前他们还在为斩获两把上品法器沾沾自喜,不曾想,黄斗几个垫底修士,竟然人手几把上品法器!

胡岳还没明白怎么回事,一只野猪状的兵兽嚎叫着跑了过来,他脸色一白:“又是它,快跑!”

胡岳几人准备逃亡,却见张冶一行人不疾不徐,反而向着那兵兽走去。

“哎,你们找死不成?”胡岳并非好心,只是觉得这个画面有些诡异,一群人看起来像是去送死,而且还送得满脸期待的样子。

胡岳几人一时之间忘了跑,愣在当场。

那山丘野猪发现了张冶一行人,撒蹄子狂奔,用獠牙狠狠撞来,张冶忽然拔出了剑,轻飘飘的一刺。

螳臂当车!胡岳脑补着一个血肉模糊的场景,但令人意想不到是,那神挡杀人鬼挡杀鬼的野猪兵兽,刚接触到张冶的剑,瞬间化为碎屑……

“卧……卧槽!”胡岳几人,已经找不到任何形容词来表达此刻的心情,先前就是这头野猪兵兽,追杀了他们半天,不曾想,张冶轻描淡写的一剑,直接秒杀了它?

野猪兵兽消失,尺长的獠牙法器跌落地面,张冶拾起獠牙,问道:“灵儿,牙齿做的法器第一次遇见,倒是稀奇,你要不要?”

“不要,好恶心的说……”韩灵儿在张冶背后,一脸幸福的傲娇。

胡岳几人目瞪口呆,管它是什么样子的上品法器,就算自己不用,交给宗门,那就是海量的贡献值啊。

张冶笑了笑,把獠牙丢给身后的一个修士:“给你吧。”

“啊啊……谢谢张老板!”这个修士丝毫不觉得獠牙恶心,抱着它一个劲儿的么么哒。

看到这一幕,胡岳几人总算明白过来,黄斗几人的上品法器,都是张冶赠送的!

特别是张冶像丢垃圾一般把上品法器丢给别人,胡岳莫名觉得自己的肾疼。

这时,只听张冶说道:“走,我带你们去第四层转转。”

第四层,那是下品灵器的所在啊!

若先前胡岳几人还能把持得住,但现在,他们争先恐后的跑了过去,一脸谄媚道:“张老板,第四层多危险啊,我要保护你。”

黄斗平日里少根筋,现在倒是心里清楚,嘲讽道:“张老板需要你们保护?你算哪根葱?”

胡岳眼中有一抹恼色,什么时候被黄斗这种小角色轻视过?但他怕得罪张冶,打了个哈哈:“算我王撕葱行不,帮不上大忙,帮张老板跑跑腿儿也行。”

对于胡岳这种两面三刀的卑鄙小人,黄斗格外痛恨,斥道:“别惺惺作态了,不就想从张老板这儿得几件法宝吗,告诉你们,从你们离开队伍的那一刻起,就别想再回来!”

胡岳几人现在的确后悔得肠子都青了,要是知道张冶会出现在神兵结界,而且还能轻易斩杀兵兽获得上品法器,打死他们也不愿意离开队伍啊。

“灵儿师姐,我们错了,我们后面坚决服从组织安排,法宝上交,统一分配!”胡岳拍着胸口,指天发誓。虽然上交法宝心疼,但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啊。

韩灵儿心善,毕竟大家都是同门,而且神兵结界之中凶险万分,正准备答应下来,张冶抢先说道:“归队可以,但没好处。”

张冶从来都是这样,只对品性好的人大方,对于偷奸耍滑之人,小气得不行。韩灵儿浅浅一笑,认可了张冶的决定。

胡岳有些迟疑,没有好处,还归队做什么?不过,他认为这是张冶的考验,只要表现良好,就能像其他人一般分到上品法器,几人相视一眼,交出好不容易斩获的上品法器:“我们愿意归队,还请张老板多多关照。”

就这样,胡岳几人表面上归了队,但是地位大不如前,一直鞍前马后,大气都不敢喘。

“张老板,为什么这些兵兽在你面前,如此不堪一击?”寻找第四层入口的路上,黄斗实在忍不住,出声询问。

这也是在场所有人的疑惑,只是不敢提问罢了,纷纷竖起耳朵。

张冶其实自己也没明白怎么回事,想了想说道:“我是做什么的?开铁匠铺的,这些兵兽本质上也是法宝,见了我,就像见了爹,还不得跪?”

众人无语,估计这理由张冶自己都不信,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也不好再追问。

不多时,一群人找到了通往四层的入口,这是他们从未踏足过的地方,一群人激动而又害怕。

要知道,第四层的兵兽都是下品灵器化形的,相当于金丹巅峰,半步元婴的存在,筑基修士联手勉强能斩杀上品法器化形的兵兽,但面对灵器兵兽,再多筑基修士也派不上用场。

胡岳看着入口,喉咙有些干:“张老板,灵器兵兽可不像法器兵兽,您有把握吗?”

若是张冶面对灵器兵兽的时候怂了,那他们可得全军覆没。

“试试不就知道了。”张冶说完,背着韩灵儿率先踏进入口。

黄斗嘲笑道:“害怕,可以脱队啊,没人强迫你们!”

黄斗几人无条件信任张冶,紧随他的脚步。

正所谓富贵险中求,万一张冶真能斩获灵器,到时候腆着脸要一把,可就发达了!已经错过了一次机会,断然不能再次错过!胡岳一咬牙,也跟了上去。

到得灵台修士从第三层消失,血神教一行人刚好抵达三层。

“回禀血子,这一层有打斗的痕迹。”血神修士在附近查看了一番,回来报告。

血子问道:“可有发现灵台修士?”

修士们表示并无发现。

“他娘的,飞天了不成!”血子心烦气躁,先前领队进入神兵结界,以为灵台修士会在第一层设伏,他准备大显身手,将灵台修士屠戮一空,不曾想,一路过来,连个灵台修士的毛都没见着。

“血子,灵台修士,会不会进入了第四层?”有修士小心问道。

“怎么可能,筑基修士在灵器兵兽面前活不过五息,自寻死路不成?”血子嘲讽道,“他们肯定躲在某个角落,给我搜出来!”

“遵命!”修士们再次散开,寻找灵台修士的下落。

而张冶一行人,在第四层活得很好,就是跑得有点腿酸。

四层的灵器兵兽,不像法器兵兽那般愚笨送上门来被张冶斩杀,一旦见到张冶,撒腿就跑没了影,张冶一行人腿酸,就是追赶灵器兵兽累的。

虽然没有斩获灵器,不过众多修士倒是劲头十足,毕竟以前都是兵兽追着自己跑,难得有机会追着兵兽跑。

期间,胡岳脑子一抽,以为灵器兵兽就是这副德性,借口上厕所,准备去追杀先前逃走的灵器兵兽,结果可想而知,差点被打出了翔。若非张冶听到动静过来,吓走了灵器兵兽,恐怕胡岳真得死在这儿。

这让胡岳真正明白,并非灵器兵兽怂,只是害怕张冶这个人,胡岳再也不敢离开张冶半步,也更是收起了那些小心思。

而张冶则苦恼不已,本想斩获两件灵器玩玩,可灵器兵兽一见到自己就跑,根本撵不上。

“胡岳,你的样子比较招兵兽喜欢,去给我引诱两只过来!”张冶本来就烦,被胡岳在眼前晃得更烦了,灵机一动,吩咐道。

胡岳小腿一软,吓得直接哭了出来。

北京德胜门医院治病怎么样
南方医院咨询电话是多少
蚌埠治疗男科哪家医院好
广东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河北看牛皮癣多少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