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轮回武典 第三十四章 真实目的

2019-10-13 00:11:2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轮回武典 第三十四章 真实目的

闻人紫翠暗自冷笑,因为萧战搞出了那个能够突破到半神的事情后,花楼如今所有的半神都已经宣誓向她效忠,可以説这里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中,绝不是外人能够染指的,哪怕花妤的实力要强过她,她也相信没有人能够撼动她在这里的地位,就算师傅来了也不行。

心中的自信,让闻人紫翠非常淡定,不过她对于师傅的决定感到异常的愤怒,照这样的节奏就是想要将她换掉。

既然你不仁,那就不要怪我这个做徒弟的跟你对着干了。

闻人紫翠这一刻心中在没有任何的顾忌,她很清楚刚刚上任的总楼主绝不敢刚一上任就那她开刀,这事绝对已经得到师傅的默许或者干脆就是师傅提出的命令。以前闻人紫翠就算实力强大,还是心存顾忌的,毕竟那可是对抗自己的师傅,而如今既然师傅已经动手,那她就不会有任何的顾忌。

花妤淡然道:“这次我过来带来了不少高手,根据总楼主的命令,我将接管第一花楼的防务,希望闻人师妹配合才是。”

闻人紫翠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一个势力的防务就相当于一势力的命脉所在,可以説花妤刚来就説要接管花楼的防务,这就等于想要将花楼最强的力量掌控在手中,到了这一步夺权的意思已经非常了。

既然对方摆明了就是来夺权的,闻人紫翠也不想露出什么虚伪的笑容,她冷冷的道:“师姐要掌控花楼一切防务,就是想要将花楼的武力掌控在手中,看来这次师姐不是来协助师妹,而是来夺权的吧,是不是师傅让你取我而代之?”

花妤微微笑道:“师妹多虑了,本师姐只是按照总楼主的命令形势,只是接管花楼的防务而已,师妹不还是第一花楼的楼主嘛,总楼主可没有换掉师妹的意思。”

闻人紫翠冷笑道:“师姐掌管花楼所有武力,下一步离将本楼主换掉怕也就不远了,只是不知道这是总楼主的命令,还是师傅的命令

?或者干脆就不关总楼主什么事情,毕竟花楼真正説了算的还是师傅。”

花妤嘴角绽起似笑非笑的神情道:“看来师妹很不愿意配合啊,早就传言师妹有独立的意思,看来这事并非是空穴来风了。”

闻人紫翠嗤笑道:“独立?本楼主不久前还在竞争总楼主之位了,哪有心思闹独立。”

花妤笑道;“可现在总楼主旁落,师妹难道就不伤心?”

闻人紫翠不屑道:“什么总楼主旁落,从一开始就不会有我们这些外人什么事情,只不过她故意搞出这一幕来,一切不外乎做给外人看的罢了,其实这个总楼主早已经有了主人,我们只不过是痴心妄想罢了。”

花妤冷笑道:“这么説来师妹心怀怨恨,想要独立喏。”

闻人紫翠亦是冷笑道:“看来你不是来辅佐我的,从一开始就想要剥夺我花楼之主的位置,既然如此那还有什么好説的,师姐还是有什么手段拿出来吧。”

花妤叹道:“説实话师姐也不想这样,毕竟你我师姐妹一场,闹得对立这不是让外人看笑话嘛。”

闻人紫翠不怒反笑道:“外人?怕是在师傅眼中只有你们这些人才不是外人吧,我们这些人统统都是外人,劳心劳力的事情有我们,一旦有真正好处了,最终获益的还是你们这些人。”

花妤叹道:“师妹怨气还真是重啊,看来是对师傅师傅误会太深了,要不是师傅看中你们,又岂会让你们成为分楼之主。”

闻人紫翠不屑道:“什么看重,她也就是一个虚伪的女人罢了,説什么讨厌男人,不让我们跟男人接触,可看看她自己又干了什么。嘿!如今的总楼主有传言就是师傅的私生女,这么多年来师傅一直大力栽培,我们这些外人就只是充作嫁衣罢了。”

花妤冷哼道:“这完全就是造谣生事,师妹不会如此不智吧。”

闻人紫翠冷笑道:“既然是造谣,那师姐可有胆对玄土之神发誓,总楼主不是师父的私生女?”

花妤的脸色阴沉下来,她冷冷的道:“看来师妹是铁了心要独立了。”

闻人紫翠大笑道:“果然,总楼主还真是师傅的私生女啊,原来从一开始所谓的选举就是一个笑话,枉我们这些人还痴心妄想来着。”

花妤淡然道:“师妹最好三思而后行,如果现在将楼主之位交出来,本师姐可以让你体面的离开。”

闻人紫翠突然咯咯笑道:“师姐这话当真?”

花妤淡然道:“本师姐説话向来作数。”

闻人紫翠笑得花枝乱颤道:“师姐説笑了,这事怕不是你所能够决定的,只要我卸下楼主之位,怕是立马就会有人动手吧。师傅的伎俩我还是知道的,你刚刚所谓体面离开那都只代表你自己,如果师傅动手,你完全可以置身事外。”

花妤摇头道:“何必了,事情本来没有走到这一步的必要。”

闻人紫翠笑道:“的确没有必要,説实话吧,如果我死了,这个第一花楼也会名存实亡。咯咯!师傅绝对想不到,我已经跟花楼所有管理层的人签订了契约,一切都要共存亡,三百多位半神,上百万九境武者,啧啧!他们要是都给我陪葬,説来我都不好意思了。”

花妤的眼睛眯起来,她死死盯着闻人紫翠道:“你不可能做到这一diǎn。”

闻人紫翠笑道:“为何不可能,谁叫我有一个好儿子,他提出的条件实在是太诱人,整个花楼的人没有多少能够抵挡住诱惑,他们签订了这份共存亡的契约。如果本楼主死了,他们都会转投我的儿子,师傅能够将一切留给自己的女儿,那我也能够将一切留给我的儿子。倒是师姐,最后你能够得到什么?一个名存实亡的花楼罢了,而且师姐还必须要考虑我儿子的报复,那xiǎo子可是什么都干得出来的。”

河源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河北治疗癫痫病费用
昭通治疗龟头炎医院
河源治疗白斑病费用
河北治疗癫痫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