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咒术法师 第二百八十章 翻脸

2020-02-14 19:10:5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咒术法师 第二百八十章 翻脸

在场的人不知所措,铁血家族的继承人疯了吗,公然挑衅代表帝国的军部特勤,还……将他杀了。

这是真的要叛国?弃家族于不顾,背叛三大帝国之一,雄鹰帝国?

四大教会还好说,默默的尽自己的本分,收拾战场残余的亡灵,拯救伤者。这不仅是他们善良的教义所使,也是他们可以留在雄鹰帝国传教的义务和。

如今三大帝国崛起,将所有教会排除在外,地位远不如从前,国事更不允许他们插手。

特别是光明帝国,虽然君权神授,但除了光明教会,其他教会在境内连立足之地都没有。无法传教,就意味着大量神明无法融于这个世界,不仅无法得到信徒的补充,本身也会被世界所排斥,直至陨落。

庞波王朝信仰邪神,而雄鹰帝国就是他们唯一的栖息地。雄鹰帝国神秘的皇室尊敬各个教会,支持他们传播理念,雄鹰帝国的子民一样信仰自由,被哪个伟神的教义吸引,都可以投身其中。

然而,也只是有限的尊敬而已。雄鹰帝国建国初始,攻破的教会可不比后辈光明帝国的少。

怒风城城主和宫廷法师迈克尔相视一眼,也没有多说什么

,谁也没有为难铁血家族剩下的人。

他们比普通人知道更多帝国的秘密,了解的更清楚铁血家族的分量。

就算阿尔本斯托克真的背叛帝国,也跟铁血家族无关。传奇家族的地位,根本不是一个小小的血脉残躯和军部特勤的死能撼动的。

事实也正是如此。

雄鹰之城的皇宫里,俊朗年轻的皇帝陛下,饶有趣味的看着光幕里阿尔,化身雷光越级战斗。

铁血暴君出现的第一时间,他就知道了。先祖之灵事关重大,每一次出现都代表着大事。

之后就一直在看这位关注的四家族诞生的新贵。

一同在侧可坐于尊贵皇帝陛下下首的,仅有四人。他们有男有女,有老有少,铁血大公赫然在列。

尊贵的男人在上首轻笑的开口。

“这些法师,一旦拥有了强大的力量,心中就缺乏了敬畏。千百年来都是一个模样。”

法师家族的格林大公和铁血大公同时起身告罪。

“请陛下息怒。”

“四家族又出了一个杰出后辈,我很欣慰,至少是个重情重义的人。就是朕培养出一个不错的手下就这么折损了,难免心疼。”

这个尊贵的男人,言语间似乎真的在可惜那个十五级的军部特勤。

铁血大公依旧躬身,言语间不无恭敬。

“铁血家族愿意赔偿陛下的损失,小伙子们任由陛下挑选。请陛下息怒。”

“爱卿说笑了,奥雷特们为帝国的付出朕看在眼里,怎么会为这种事生气。”

“是不是朕太年轻了,继位时间太短,不适合跟你们这些元老开玩笑。”

言外之意,是不是朕太年轻了,一个出自四家族的小辈都敢忤逆圣意,将我的人不当回事,那你们占据帝国一半的四家族的老一辈又是如何想的?

尊贵男人话语一出,安坐的其他两位四家族大公同时起身,惶恐行礼。

“陛下言重了。”

皇帝陛下没有看他们,而是看向光幕中的阿尔。

“既然这个小法师那么在乎他的朋友,收集那些残躯的事就交给他了,威尔逊卿。”

威尔逊女大公应声称是,无不顺从。

铁血大公回头,冰冷的看了她一眼。

“我奥雷特家的人,还真是承蒙你的照顾。”

哈特带着众人堂而皇之的进入怒风城进行补给,休息等待阿尔的消息。

铁血家族大部分人都参与军部,关系编织的极其紧密,在城里也好接收来自军部和家族的最新消息。

一进驻地,哈特就立刻命令。

“修建防御工事,一队戒备,轮番修正。乔舒亚、劳森,用药剂恢复。”

奥雷特家族以军治家,乔舒亚、劳森地位虽高,包括阿尔,战时都必须听从职位最高的哈特命令。

这场由恐怖的亡眼暴君和兽人萨满、吸灵怪、格乌什之眼编织的战斗,托阿尔的多重召唤和先祖之灵显现,怒风城损失极小,因此英雄伙伴们的待遇,一点也没有因为阿尔最后谋害了军部代表而有所改变。

在城主汇报给帝都以后,就沉默的等待来自雄鹰之城的命令。

不过一开始,阿尔直接牺牲了威尔逊家的随军法师加尔,属于威尔逊家的军团暴怒的几次冲击铁血家族的驻地。要拿铁血家族的魔力之子和龙脉术士偿命。

怒风城城防军和城主卫队几次调节都没用。来自四大家族的骄傲,连一个小小的团长都毫不把怒风城城主放在眼里。

他们知道,等帝都消息传来,他们就再没机会为家族将这两个碍眼的法师除掉。

乔舒亚和劳森刚吃了恢复体力、精力的高级恢复药剂,和中级魔力药剂,威尔逊家的一个团几大队就攻了过来。

“奥雷特,你们阴谋颠覆怒风城,谋害随军法师加尔、军部特勤。宣布汝等叛国,立刻放下武器投降。”

威尔逊家的人,只喊了一边话,就立刻发动攻势,一点顾忌都没有。

一个大队有一百人,四个大队就可以称之为团。四个大队从铁血家族驻地四方进攻,只有七十多个人的铁血家族驻地以血勇之气防守。

魔力之子的狂暴法术,拯救了无数次破门之危。

哈特一旦冲出去破坏他们的攻势,立刻就有几个次一级的强者围攻,牢牢将其拖住。百人大队的弓箭手将其逼回去。

眼看事不可为,哈特拦住精疲力尽而再次准备法术的劳森和乔舒亚。

“你们俩准备走,今日之辱来日再报。”

自觉醒天赋就如天之骄子的劳森何时受过这种屈辱,双眼一红,竟然觉醒了奥雷特最初级的血脉,强壮。

“为什么要走,殿下的猫都没走,我们为什么要走?”

乔舒亚龙目怒睁,沙哑低吼。

布恩此刻安静的蹲坐在椅子上,淡漠的看着众人。正是因为它气定神闲的存在,给众人鼓舞士气。

只要他们的殿下回来,这些人又算的了什么?

连亡眼暴君的亡者大军都败在殿下的手里,这些人算的了什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