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俞渝最幸福女总裁

2019-08-15 10:06:3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俞渝:最幸福女总裁 俞渝:最幸福女总裁 10:0 《女性经理人》 女人需要一个可以倚靠的肩膀 女性经理人[]消息:我很早就出国留学,独自在美国华尔街闯荡漂泊。自己成立了一个公司,接了很多项目,每天都在繁忙的工作中度过。我一路狂奔,无暇思索这样的生活有没有意义。 一场意外打乱了我奔跑的脚步――1995年,我的一位长期客户鲍伯。唐纳德乘坐的飞机失事。我失去了一个好朋友,同时备感生命脆弱、人生无常。在葬礼上,回想起唐纳德曾经的辉煌,转瞬间灰飞烟灭;再揽镜自照,一个容貌被岁月侵蚀的女人,独在异乡为异客,感到无限凄凉。 我已经30岁了,正陷入人生低潮,比任何时候都想拥有一个真正爱我、我也爱他的男人;想有个温暖的家,生个可爱的孩子;想每天晚上,一家子坐在一起吃顿热饭热菜,而不是生意场上的应酬饭局,或者一个汉堡包。我真的累了,不想再做职场上的机器,我要找回做女人的感觉,我要真真实实的生活。国庆就是在合适时间、合适地点出现在我生命中的男人。 1996年,国庆来美国寻找商业机会,在一次聚会中我们相识了。不知为什么,我想起了电影《庐山恋》里的郭凯敏,还有《蹉跎岁月》里面的周里京,他就是那种聪慧、有主见的小伙子。我看着“国字脸”的国庆,偷乐了。他问我笑什么,我脸一红,说没什么。 这是我们一生融合的开端。我给他讲如何吸引企业投资,他认真地用笔记了下来。我看了,又是一乐。这个颇有活力、真实、坦诚的小伙子让我印象深刻。我在他身上,发现许多属于男人的、值得我欣赏的特质:幽默、大度。在他强烈的男性气质衬托下,我发现自己女性的一面被唤醒。 不久,我出差去北京。国庆带我来到人大附近一条小吃街。我吃腻了西餐,点名要吃咸鸭蛋。老板娘摇头说没有,国庆堆了个灿烂的笑容,对老板娘说:“大妈,帮个忙吧,这个咸鸭蛋对我很重要。”老板娘不好意思拒绝,出门给我们弄来了一盘咸鸭蛋。虽然是小事一件,却让我觉得他总能想出好办法来,有很强的生存能力、应变能力,这样的男人值得托付一生。 我们开始频繁约会。一次,国庆在中半开玩笑,“小妹妹,别再折腾了。太累了就结婚吧。”我的心莫名地悸动,眼里浮起了湿雾。打拼了10年,从未有人叫过我小妹妹。我没办法再强撑下去了,我渴望在那个宽厚的肩膀上靠一靠。于是,我羞涩地回答说:“我愿意!” 结婚后第3个月,我怀孕了,后来有了可爱的儿子,有了一个我梦想中完整的家。 相互欣赏、扶持是最好的相处之道 婚后,我不想和国庆做牛郎织女,就关了公司,卖了房子,回国加入了他创办的当当络公司。刚创业时,非常艰苦,一大堆编程人员、美工、挤在一间没有窗户的大仓库内。当时的创业团队,除了他之外,其他人都是兼职,我嘲笑他们“在垃圾上跳舞”。 夫妻共同创业有好处更有弊端,容易把工作中的争执带回家,许多压力侵扰着生活。有一次在办公室,因为意见不合,我们起了纷争,互相指责。吵完架,我拿起包就往外冲。身后,国庆狠狠地甩上办公室的门,砰的一声巨响。我在门口僵立住了,听见他告诉秘书:要是俞渝来找我,请她发邮件;另外,你马上给我联系,给她另安排辆车,我不想上下班和她坐在一起! 我知道他说的是气话,但还是很伤心。当晚,我找了个宾馆住,还发誓不再去办公室,也不再回家。独自躺在陌生的床上,我感觉特别脆弱,心里空荡荡的。我想,女人和男人生来就是不同的族类吧,男人是创业型的管理者,要带着人往前冲,总觉得规定太多太死会限制他、束缚他;而他所反感的,正是爱好条理的女人一定要做的。两性的差异,完全可以互相取长补短,为什么一定要争个你是我非呢? 正当我恨得直想离婚的时候,突然敲门声响起。我推开门,愣住了,是国庆!手里拿着一大捧鲜花,笑眯眯地来拉我的手,“女士,可以赏光一起喝咖啡么?”我早就心软了,半推半就和他去了附近一家咖啡馆。 隔着桌子,他叹了口气:“我真想融化成你杯里的咖啡,可以和你亲近些。”我扑哧乐了:“那我就喝你没商量。”国庆却深情地说:“那你好好品尝吧,等你喝完就知道,我们的事业是先苦后甜。你一定要对我有信心啊。”我的心被触动了,没想到他那么在乎我对他的感受,那么在乎我对他的信任。 国庆诚恳地向我认错:“国外的管理方式确实比较先进。”见他退让,我也开始反省:“国外的模式不该照搬回国,毕竟国情不同。” 愉快的交谈中,国庆不断给我打气,他告诉我,只要坚持下去,电子商务是有奔头的。一直谈到夜深,我们才回家,国庆给我煮了一碗方便面。我香喷喷地吃完,发现他早累得睡着了。 看着孩子般熟睡的他,我心潮起伏,终于醒悟:我们既是合伙人,也是夫妻,只有相互欣赏、相互扶持才是最好的相处之道。 在那段极艰难的日子,我们抛弃埋怨和分歧,以相互鼓励的方式探讨问题和未来。我知道,对一个奋斗中的男人来说,身边女人的支持是多么可贵。既然我选择了这个男人,我就要相信他。我希望,当他劳碌之余,回到这个家时,能看到带着安静笑容的我。 待在各自最适合的位置上 从细节可以看出,我和国庆有许多不同。国庆的办公桌上堆满了东西,再多一样东西都没地方放,但这并不影响他以最快速度找到想要的东西。我的桌子像是科学规划的一座城市,左边是排队等候审阅的文件,右上角是分门别类的文件资料,连墙上贴着的备忘录纸条,也都端端正正。 总体来说,判断力我不如国庆,他对商机比较敏感,对关键问题有先天的直觉。而我则知道谁是做这个事最适合的人选。为了发挥各自特点,我们在公司采取“联合执政”法,而不像很多人所认为的在搞夫妻间的权力平衡。 生活、工作中免不了磕磕碰碰,但我和国庆总待在自己最适合的位置上,不对对方过多干涉,互相包容着。 我在家里有着绝对的权威。比如,国庆要遵守我提出的约法四章:不在卧室谈工作,不带情绪回家,每周必须有一天留给孩子,一个人出差另外一个必须留守公司和孩子在一起。开始,生活散漫惯了的国庆很不习惯,总发牢骚。我严肃地告诉他:“协商制定了家庭原则,双方就要坚决执行。家也像公司,必须按一定的规矩来,良好的习惯对生活有益。” 坚持久了,习惯成自然,我们现在都喜欢这样的生活方式。每天工作到晚上10时,我们就回家,和孩子在一起玩,或者各看各的书,各人做自己喜欢的事。 国庆不太管儿子的事,两人要好得像哥儿们一样。儿子3岁左右时就说:爸,咱们到酒店去喝一杯。爷俩就一个喝啤酒,一个喝果汁,在大堂里晃来晃去,玩得很疯。而我对儿子要求比较严格,要求他回家以后立即把鞋子放在鞋柜里。儿子顶嘴,说爸爸回家常把鞋甩得高高的,第二天再找。国庆也在旁边打圆场,说孩子的东西放在自己房间就行了,我说:“东西必须放得有规律,可以很快找到。在公司你唱主角,在家里要遵循我的意见,如果总为琐事起纷争,就没办法做事了。”国庆不吭声了,乖乖地把自己的鞋放好。儿子看爸爸带头,也吐了吐舌头,跟着做了。 一段时间后,儿子很自豪地告诉我:“跟你们‘当当’一样,今天我把书按漫画、科学、教科重新分类放了一遍,现在要找什么书就很方便了。”我得意地瞟了国庆一眼,他笑着说:“第一,老婆是正确的,第二,当老婆不正确时参考第一条。” 现在的我,忙得满世界飞。但我不能推托一个家庭主妇的――要让家里的每个人都生活愉悦,带着好心情去工作学习。国庆过生日,我一定要亲自张罗,这是夫妻之道。 有一次国庆生日,我早早回了家,准备了一个浪漫的两人晚餐。可在外地出差的国庆却打告诉我,临时有事赶不回来了。别人也许会放弃晚餐计划,一个人胡乱吃点东西。但我仍按菜单把八个菜做好,然后点上蜡烛,放上音乐,倒上红酒,享受起一个人的浪漫。说来也巧,国庆因故取消了原来的计划,回家看到我为他准备的一切,高兴得不知说什么好。 婆婆去世对国庆打击很大,他是6个孩子中最小的,小时候婆婆最喜欢他。尽管婆婆已经去世多年,他还是会惆怅万分。空下来时,他会跟我说小时候的事情,和对妈妈的思念。我也跟着伤心,我能给他的劝慰就是默默地陪着他伤心落泪,用女人的耐心和温柔倾听他的每一次诉说,让他体会到,我与他感同身受。 我敬他一尺,他敬我一丈。有一次招待会上,国庆幽默地发“牢骚”说:这几年我过的不是人的日子……公司里“高人”太多,我这个总裁想树立威信,必须有坚定的意志、铁的手腕。而在家里,我却要采取放弃、投降的姿态,因为我要让太太享受轻松愉悦的生活,让她拥有一个完美的人生。 相关热词: 幸福 总裁 财富红河灯盏花主要特点
整肠生和肠炎宁有哪些不同
肠敏感综合症如何治疗方法
中药大品种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