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魔域 0945、一方天地

2019-09-13 20:44:1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魔域 0945、一方天地

唰——!

一下进入地坑,无尽的黑暗顿时宛若潮水般把雷诺和风铃儿包围了,四下里漆黑得就像是浓墨一样。

凭借着超凡的夜视能力,雷诺就见这地坑约莫能有数万米方圆的样子,四壁陡峭嶙峋,宛若参差的巨魔之口似的,一直延伸向地下那不知深之处,一股股阴冷的气息从地坑的下方倒吹上来,发出‘呼呼’的呜咽声。

风铃儿则是被雷诺抱在怀中用斗气护罡保护起来,毕竟这地坑有些诡谲,远不是雷诺一脚踩踏出来的那么简单,链接着暗影公国皇宫下方的深渊!

而风铃儿的修为又弱得很,雷诺可不想风铃儿出什么意外,因此直把风铃儿保护得严严实实,风雨不透。

“这种阴寒的气息……”然即便如此,风铃儿仍旧是感觉到了从深渊中逆卷上来的寒流,好看的眉毛顿时微微蹙了起来。

“铃儿,你发现了什么?”雷诺见风铃儿神色有异,一边向着深渊下潜,一边询问道。

“雷大哥,你感觉到没有,这深渊中逆卷上来的寒气和那些被封印的暗影公国军民,所散发出来的气息非常的相似,我怀疑,也许暗影公国沉沦为死国,和这深渊可能存在着极大的关联。”风铃儿道:“说不定能在这深渊中找到解封军民的方法。”

“嗯。”雷诺闻言微微颔首,下潜的速度愈发的迅猛起来,他要尽快找到阿拉玛,万一阿拉玛带着爱娜离开了,那再想找到阿拉玛就难了!

刷——!

雷诺催动‘光德天桥’,直接插入了无尽的深渊之中,速度倍增,恰似一瞬惊鸿,待得下一刻,雷诺和风铃儿已是出现在了一片规模宏大的地下深渊之中。

放眼望去,只见四野茫茫,阴息煞煞,一条隆起的黑色山脉,就像是一条激将腾飞的魔龙一样,那龙首处乃是一处悬崖,在那悬崖之下还有着更深不可测的深渊。

这座深渊的规模要小得多,约莫方圆千米左右,黑洞洞的无影之深,结合地势看去,就好像是魔龙的饮水潭似的。

在那黑洞一样深渊的上空,暗黑色的阴风浓郁得几乎成了实质,滚滚当当,如同黑色的云雾笼罩着,一直蔓延到那悬崖的上方。

而除此之外,偌大的地下深渊之中便是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平原野地,还可以看到一些军营的所在。

“原来五万‘圣殿骑士团’就是驻扎在这里,难怪我遍寻暗影公国都是寻找不到。”雷诺打量着四周淡淡的说道。

“雷大哥,阴息就是从那黑洞深渊中释放出来的,那口黑洞深渊一定和暗影公国军民被封印有关系。”风铃儿说道:“我们前去一探究竟。”

“好。”雷诺微微点头,反正都是要寻找阿拉玛,就先从这里寻找起来也没什么差别。

当下雷诺和风铃儿便是向着那势若魔龙的地下山脉走去,走到了近处,雷诺和风铃儿才发现,原来这根本不是什么山脉,或者说原来是山脉,但却被后人修建成了朝拜的神道。

整个山脉的顶端完全被铲平了,修整成了宽阔平整的大道,地面上铭刻着许许多多玄秘的符文,看起来有些像是鸟虫文,但仔细端详却又不是,给人一种邪恶而又狰狞的感觉,仿佛是魔鬼的文字一样。

“铃儿,这是什么文?你认识吗?”雷诺冲着风铃儿询问起来,风铃儿博览三界全书,通天晓地,没准风铃儿能够看出个中究竟。

然风铃儿却是第一次摇头表示不知,说道:“我也没见过这种符文,古怪中透露着邪佞,根本不是神魔的文字,我估计可能是暗影公国自己的文字。”

“不过……”风铃儿皱着眉头继续说道:“从这些符文渗透出来的意义上,隐约可以看出,这条大道好像和祭祀有关。而且你看……”

风铃儿指着一个看起来有些像是狰狞的眼球似的图案说道:“一路走来,几乎每个符文的中心都有这样一个诡异的符文,仿佛暗影公国的王室对这个符文有种非常独特的情感和崇拜之意。”

“嗯……”雷诺沉吟着暗暗点头,“看来这片地下深渊并非是圣尊开发,而是很久之前,暗影公国的王室就在使用了。走,我们去这朝拜大道的尽头看看,暗影公国崇拜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言罢,雷诺和风铃儿加快速度,十来里的路程,以雷诺的脚力请客间便是抵达!

然而,映入眼前的一幕却是令雷诺和风铃儿均是一怔,却见在这朝拜大道的尽头

,黑洞深渊的上方摆放着成千上万的紫曜花,在阴寒的煞风中摇曳着。

这些紫曜花被刻意的摆放成为一个爱心的形状,而在爱心的中央则是摆放着一张洁白无瑕的床榻,床榻上躺着一名女子,盖着绣有紫曜花的长被,静静的躺在那里。

而在这名女子的旁边,阿拉玛则是双膝跪在窗前,柔情似水的握着女子的手,缓缓的叙说着属于他们曾经的美好与故事,那种凄美的恩爱一幕,简直令人不忍心打破!

然而,雷诺还是打破了,喊道:“阿拉玛,‘圣殿骑士团’已经覆灭了,你已经彻底的失败了,但本皇念你也曾是一代盖世英豪,本皇可以不杀你,可以让你永远在这里陪你的妻子,但暗影公国的军民是无辜的,你必须解禁他们。”

闻听到雷诺的喊话,阿拉玛并没有立刻回答雷诺,而是对躺在床榻上的妻子耳语了几句什么,然后长身而起,缓步向着雷诺和风铃儿走了过来。

死气沉沉的步伐却是蕴藏着最沉重的杀意,每一步落定,阿拉玛身上的魔焰便是喷张一分,等走到雷诺面前的那一刻,阿拉玛浑身的魔焰已经熊熊焚烧,如若绝世火魔一样。

“嗯?”雷诺感受到了阿拉玛滔天的杀气,登时眼神一凛,气贯周身,凛然对垒阿拉玛。

“呵呵……”阿拉玛发出低沉而又沧桑的苦笑,燃烧着熊熊魔焰的眼睛冰冷的射向雷诺,“你们竟然找到了这里,非要赶尽杀绝么,这天地之大,就不能给我和爱娜一方天地么!”

“你若有心,处处皆天地,你若无心,步步皆绝境。”雷诺说道:“只能说你的心死了!”

“哈哈……不错!”阿拉玛大笑起来,“我的心死了!自从我把爱娜的尸体从火刑架上放下来的那一刻,我的心就已经死了!但那又怎样,他们残骸了爱娜,我就让他们通通都陪葬,他们让我心死,我就让他们彻底毁灭!”

“我听说过你的故事,亦知道爱娜死得冤屈,但是阿拉玛,你要恩怨分明,害死爱娜的是莎顿,不是暗影公国的军民,他们是无辜的,君子有仇报仇,你可以报复皇室,你可以斩杀莎顿,但你不应该把怨恨牵连到那些一无所知,无辜的百姓们身上。”

“放了他们,这里便是你和爱娜的一方天地,本皇甚至可以对你出卖灵魂给圣尊,为圣尊征战人族,等等罪过通通都可以既往不咎。”

“哈!雷诺,少给我说这些大道理,你是想用你所谓的仁心来感化我么?”阿拉玛铿然一笑,满是讽刺的说道:“一个连灵魂都没有人的杂碎,你觉得你感化得了么?”

“我不想感化任何人,只是阻止你残害无辜,你若一意孤行,那么本皇就唯有将你毁灭。”雷诺说道。

“那便战吧!嗷——!”阿拉玛昂然一啸,战剑燎空,魔火肆虐,宏大的剑气顿时宛若大江奔腾般肆虐了开来,一剑辟出,便是万剑同行,轰天掣地,冲着雷诺和风铃儿轰杀而下。

“不老天山!”

雷诺瞳孔猛然一缩,杀气狂澜,浩掌凌空一会,土德领域瞬间爆发,不老天山震爆虚空而出,一下子将阿拉玛得剑气摧毁得干干净净,大势磅礴的冲着阿拉玛镇压了下去。

轰!

阿拉玛举剑格挡,力撼天山,却是难抗天山威能,周身的魔焰都是一下子被镇压得熄灭了,身上的黄金战甲都是一下子崩炸开来,四分五裂!

噗——!

阿拉玛倒飞了出去,张嘴喷出一道浓烈的血舞,面对现今如日中天的雷诺,巅峰斗帝,纵然是昔日驰骋沙场未尝一败的阿拉玛也要被直接碾压!

“阿拉玛,你和爱娜的爱情令人惋惜,但却不能成为你助纣为虐的理由!本皇再给你最后一次,解禁被封禁的暗影公国军民。”雷诺寸步崩岳,气势紧逼,霸然道:“否则,爱娜注定死而孤苦,连最后陪伴她的人也将失去!”

“哈哈……”阿拉玛泣血而起,仍下了战剑,走向床榻,抱起了爱娜的尸体。

“什么!”

然而,也就是阿拉玛这一抱,却是令雷诺和风铃儿同时一惊,本来雷诺和风铃儿都以为那盖在被褥中的人会是个美丽的姑娘,可当阿拉玛报出来时,哪里是个人,分明是个面目全非,全身都已经焦糊的黑炭啊!

“爱娜都被烧成这样,阿拉玛竟还不离不弃,这得是多么深的爱才可以做到?”风铃儿被震撼了,同时也是被感动了,突然觉得阿拉玛和爱娜真的是好可怜,莎顿真的是好可恶,暗影公国的皇室真的是罪大恶极啊!

雷诺也是微微动容,没想到阿拉玛对爱娜的爱竟然会这么深,这已经超乎了肉体的依偎,超乎了灵魂的爱恋,一种难以名状甚至可以说扭曲的爱情。

“雷诺,我承认你配当人族领袖,但你永远当不了我阿拉玛的领袖,这大世终究会有我和爱娜的一方天地,谁也打扰不了我们!呵呵……哈哈……”

阿拉玛仰天狂笑,旋即冲着怀中的爱娜柔声说道:“爱娜,我许诺你的一方天地,这就要实现了,我们走,再也不让任何人打扰我们。”

话甫落,阿拉玛抱起爱娜,纵身一跃,跳入了无尽的黑洞深渊之中……

治脑梗塞的好方法
小儿脾胃虚弱用药
产妇剖宫产术后便秘腹痛
小孩感冒流鼻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