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长生证道 第一百九十章 讨价还价

2019-10-12 20:51:5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长生证道 第一百九十章 讨价还价

“只要是货真价实的好东西,我们六合馆的出价还从未让人失望过,所以前辈也大可放一百二十个心。”莫晓曦嫣然一笑道。

“好,那少东家就看看货吧。”凌霄不再多说,伸手将盒子和袋子再次拿了出来。

“那晚辈冒犯了,请前辈稍等片刻。”莫晓曦微笑着拿起了第一个盒子。

不出所料,打开盒子看到的第一眼,她也像李德明一样,眼中闪过一抹抑制不住的惊艳。不过,看得出此女的自制能力相当强,并没有流露出李德明那样喜不自胜的神色。她只是默默地仔细验看,甚至还伸出纤纤玉指像数数一样地点数了一下,也不知道是在数什么东西。

这样过了一盏茶的时间之后,莫晓曦又小心翼翼地把盒子关上放了回去。

接下来,她打开袋子看到风生兽的脚掌皮,随意一瞥之后,却并未像李德明那样拿起来细看,而是将锦桌上的那个罐子移到了身前。

她从身上摸出一个小盒子,打开里面插了三根银针,旁边还有一小簇金色的丝线。她将一根银针取下来,穿上一根金线,然后穿过一块风生兽的脚掌皮,将它打了一个结,形成了一个“拉环”。

即使是凌霄原本打算想要体现“旁观不语真君子”的品行,此时也忍不住问道:“少东家,你这是在做什么?”

莫晓曦嫣然道:“前辈有所不知,风生兽这种妖兽太过罕见,小女子从未见过。为避免造成不必要的误解,小女子需要对其进行仔细检验,想必前辈不会拒绝吧?”

凌霄眉头一皱:“既然你都说了不认识,又以何法检验它的真假呢?”

莫晓曦得意地指了指那个罐子:“我不认识,它认识啊。这里面也是一只妖兽,霸甲蜥,它是风生兽的天生死敌,如果这真是风生兽身上的东西,它一定会认得出来。”

说着,她将这个“拉环”放进了一个小瓶子里,然后垂入了罐中。

片刻,凌霄便听见罐中传来一声急促的喘息,接着,只见莫晓曦手里拽着的金线猛然往下一沉。

莫晓曦目光一闪地道:“果然有门儿……”

话音未落,只听罐中猛然传来一阵乒乒乓乓的连响,似乎里面的霸甲蜥正在疯狂地撞顶那个玻璃瓶子,想要将这个讨厌的阻拦它的东西弄破,好和里面的“风生兽”决一死战!

就在这时,罐子里面忽然响起了一阵低低的风啸声,像是有风在咆哮似的,罐身也微微地震动起来。

莫晓曦将小瓶一拉而起,取出来那个用银针金线穿着的“拉环”。只见小瓶瓶身已然龟裂,堪堪将到破碎的边缘。

莫晓曦啧啧称奇地道:“没想到只是一张脚掌皮,居然也能引动如此浓郁的风元素!啧啧,看来这定是风生兽的东西无疑了。”

凌霄瞥她一眼,忽然淡淡地道:“还好,少东家没有怀疑,这虽然是来自风生兽身上,但却不是它脚掌上的皮!”

莫晓曦神色自若,浑不以他的讥讽而有任何的不好意思,反而咯咯一笑地道:“看来前辈又在考较晚辈了。脚掌上的皮不管是纹理还是手感,都跟身上别处有所不同。再说,风生兽这种妖兽如此难遇,唯一值钱的地方就是这四张脚掌皮,谁也不会冒这么大的风险狙杀之后,反倒用别的地方的材料来滥竽充数。那样岂不是因小失大

?前辈您说是吧……”

她的声音又甜又糯,听着就像是一根羽毛在轻轻挠过人的心房,让人心里一阵阵地发痒。

凌霄心里暗暗骂道:“小妖精,脸皮还挺厚!”

莫晓曦将那块脚掌皮放回了原处,又拿起了那个长条盒子,轻轻打了开来。

这一次,她没有动用任何辅助措施,只是用眼扫了一扫,便将盒子关上放了下来,嫣然道:“果然是八十年的黄猄草。前辈好大的手笔!”

凌霄心中一动:“少东家似乎对这黄猄草特别熟悉?”

莫晓曦嘻嘻一笑:“不敢有瞒前辈,晚辈刚刚接掌六合馆的一段时间之内,见过最多的就是这黄猄草了,嘻嘻……”

正在这时,外间的门轻轻被人拉开了,一个侍女端着一个茶盘,上面放了一个精致的茶壶和两个茶杯,款款地走了进来。刚刚放在桌上,凌霄就闻到了一阵比刚才还要清雅的茶香,顿时便感到精神一振。

莫晓曦挥挥手让侍女出去,站起身来走到凌霄这边,先亲自为他斟上一杯茶后,再坐回去自斟一杯,然后轻声讲解道:

“前辈,这可是本馆特有的‘六合四绝茶’,其他地方可是尝不到的哦。六合顾名思义可想而知,但为什么又要叫四绝呢?

因为它烹制的过程十分精细,堪称‘四绝’哦。首先它的水是要求收集每年白露至霜降之间的晨露,其次用帝京大明斋特制的zǐ砂壶烧开,第三再配上同样来自帝京的御泥坊的红泥烧制的茶杯,最后若还能请得一名天香茶屋的茶姬佳人素手斟茶,那就是四绝齐备了。嘻嘻,今天唯一有些美中不足的就是,晚辈可当不得那茶姬佳人,只好觍颜滥竽充数,还请前辈恕罪。此茶不但闻起来清香无比,而且饮用之后还可令人振奋精神,前辈不妨先品尝一下,请!”

说完这一番话之后,莫晓曦自己端起面前的茶杯轻呡了一小口。虽然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但她的双眼之中还是露出了一副陶醉的神色。

凌霄知道她先喝茶是为了向自己表明这茶里并没有什么猫腻。不过,他倒是不觉得六合馆会用这样下作的伎俩。很简单,六合馆家大业大,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特别是在不知道一个灵修士来历背景的前提下,贸然地做一些小动作,此举将为其带来极大的不可控风险。

而且,这位莫晓曦的举止一看就是经过了大户豪门的良好教养,说话、做事一举一动都让人觉得如沐春风,如果这一次能跟对方达成满意的合作的话,凌霄不排除日后将这里开发成为自己的一处供销渠道。

于是他也端起茶杯轻呡了一口,果然味如甘霖,齿颊留香。接着他放下茶杯,直接发话道:“果然是好茶。少东家,你看咱们现在是不是可以谈一谈正事了?嗯,少东家……”

莫晓曦的注意力不知怎地转移到了凌霄的杯子上,此时听见他的话,方才目光一转,莞尔一笑道:“没想到前辈还是个急性子!好,那前辈开个价吧!”

凌霄面无表情地道:“肖某做生意有个习惯,从来不主动开价。少东家觉着你能出多少钱,给个痛快话儿就行。成就成,不成今天就当肖某来认了下门儿,咱们下次有机会再合作便是。”

一听这话,莫晓曦的神色便显得有些踌躇起来,她沉吟片刻,道:“前辈,你这两样东西,黄猄草敝馆愿意出七百,风生兽九百,合计一千六百块红灵玉,如何?”

凌霄面无表情,沉吟不语,实则心里已经泛起了不小的波澜。

风生兽的行情他是不知道了,但是那个黄猄草的价格,却几乎是他心理预期的一倍。

按照锻灵宗提供的任务报酬,八十年的黄猄草可以兑换一百二十个兑换点,而按照奔雷门的行情,红灵玉和兑换点的兑换比率是3比1,那也就是说他这一株黄猄草在奔雷门值三百六十块红灵玉。

现在这个六合馆一张口,就给出了七百块的价格,实在让凌霄吃惊不小。这样看来,那个风生兽的脚掌皮估计对方的价格也挺实在。

见凌霄始终不表态,莫晓曦却有些摸不着他的心思,不禁心里微微一急。

第一次上门就能拿出这两样东西的人,可见其背景、实力都有值得结交之处,灵草肆这里又不是只有她六合馆一家。要是这笔交易没做下来就让此人从这里走出去,也许六合馆就会因此失去一个极具开发潜力的大客户。

想到此处,莫晓曦一咬牙,主动又道:“前辈可是对这个价格不大满意?这样吧,这是前辈第一次上门,敝馆怎样也要表示一下,晚辈决定再加两百,一共一千八百块红灵玉,如何?前辈,这个价格收下来,敝馆只当交了您这位贵宾,都不指望着挣钱了……”

凌霄手一挥,止住莫晓曦的话,道:“这样,少东家,你再给我拉一个以物换物的清单,反正我这次自己也要买点东西。”

莫晓曦一听,顿时一喜:“那请问前辈都有什么需要?”

凌霄沉吟着道:“肖某目前需要一尊炼丹的炉鼎,还想找一件威力比较大的防御类法器,不知道贵馆有什么好的推荐?”

“哦,没想到前辈还是一位炼丹师,晚辈失敬了。”一听这话,莫晓曦明显有些意外地看了凌霄一眼,不过这种神情很快就一闪而逝。

她站起身来,向凌霄拱了拱手,恭声道:“那请前辈稍等片刻,晚辈去去就来。”

南昌博大耳鼻咽喉医院好医生在线
成都蜀都乳腺医院到哪儿站下车
南昌博大耳鼻咽喉医院有哪些主治医生
成都蜀都乳腺医院网站
南昌博大耳鼻咽喉医院有哪些医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