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九行世界 大结局 真相

2020-01-17 01:36:0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九行世界 大结局 真相

远古魔神、岳莫空和加坦格苏鲁三人脸色都是一片煞白,那光明气息的目标虽然没有指向他们,但是,三人却因为自身属性的问题被压制得无法动弹,远古魔神心中的震撼更是如此,他原本以为,凭借自己的修为,应该能与邪神和光明之神对抗了,可是,今天他才发现,自己还差得远。

轰,空间裂动之圣光审判终于是发动了,无尽的神圣气息朝着邪神碾压而去,他的身影在这一刻显得那么渺小。

然而,令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邪神立在空中,空间裂动之圣光审判围绕在他身边,却不能再进寸步,随着一道看似不起眼的灰色光芒飘出,空间裂动之圣光审判,竟然被迅速吞噬着。

噗,光明之神喷出一口鲜血,空间裂动之圣光审判不仅消耗掉了她体内所有的光明神力,更是与自身的精神本源相结合,邪神这一下,所创伤的不仅是空间裂动之圣光审判这个技能,更是令她自身的本源大受创伤。

“你输了。”

不过三秒时间,空间裂动之圣光审判已经消逝在了空气中,原本无可抵御的光明神力,在那道灰色光芒面前,却是那么不堪一击。

光明之神长叹口气,她知道,自己真的输了。

不仅是输了,而且,输得很彻底。

空间裂动之圣光审判,是她能够催动的攻击力最高、破坏力最大的技能,但是,就是这样的必杀之技,却让邪神不温不火地就破掉了。

“我知道,我输了。”光明之神努力让自己的心境变得平静,“但是,我宁可燃烧本源,牺牲自己,也不会让你伤害四方联盟的任何一人。”

面对光明之神略带挑衅的话语,邪神却没有半分情绪波动:“无所谓,我赢了,我可以不伤害任何一人,但是,必须要取你的性命。”

出奇的,光明之神面对死亡,没有任何恐惧:“可以,只要你答应不伤害任何无辜的一人,我立刻自绝于你面前。”

她能有什么办法?打,自己打不过邪神,而眼下,看来他的仇恨只是在自己一个人身上,那就以自己的牺牲换来整片大陆的安宁吧,光明之神认为,这是值得的。

“不过,我很好奇,你究竟有什么手段,竟然那么轻松就破掉了我的空间裂动之圣光审判?”光明之神开口问道,既然是死,也总让自己做个明白鬼。

邪神的语气依旧是那么冷漠:“那是属于情绪的力量,你要知道,人一旦被控制了情绪,那么,其余的一切都是空话,也只有情绪的绝望,才能泯灭一切看上去至强的攻击,没有经历过这种绝望的人,是绝对不会悟出如此之理的。”

“我懂了,我答应你的,自然会承诺,不过,我希望你能在最后,答应我一个条件。”光明之神点点头,低声说道。

邪神愣了愣,接着道:“什么条件,你说吧。”

光明之神伸出左臂,轻轻将自己右手上的一个镯子摘下,这一瞬间,她的美眸中甚至带了几点泪光,一丝不易察觉的悲哀在她眼底浮现,虽然细微,但是依旧被邪神捕捉到了。

“这个镯子,交给你保管,如果有一天,你能去轮回漩涡,那就帮忙将它埋在那儿。”光明之神的声音颤颤巍巍的,两滴金色的泪水顺着她的眼角流下。

邪神伸手一探,一股黑气包裹住了那个淡粉色的镯子,将它拿近一看,邪神的身体剧烈地一晃,险些控制不住自己,而他握住镯子的那只手,也在不断颤抖着。

泣血牡丹。

“这个叫做牡丹泣血。”光明之神似乎是沉浸在了回忆的悲伤之中,“你愿意听听我的故事吗?我不乞求你放过我,只是想找一个人,倾诉我的悲痛。”

邪神下意识点了点头。

“有一个人,我是那么爱他,甚至可以为了他献出自己的生命,但是,一直以来,都是他保护我,很多时候,我想要帮他,却总是做不到。他不止一次救过我的命,我知道,自己无以为报,只能加倍将自己的心献给他。”

光明之神叹了口气,好像又回到了那段时光:“他陪着我,无论走到哪里,无论面对什么,他总是站在我身前,是啊,他为我付出了那么多,我却……”

邪神有些不耐烦地道:“然后怎么了,你快点说。”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身体突然就不受自己控制了,在我的意识里,有个声音告诉我,他是光明之神,而他看上了我的天资,他还说,如果我能够听他的话去做,将来就能够继承他的位置,突破人类的极限,达到一个新的境界。”光明之神顿了顿,继续说道。

“我并不愿意听从他的安排,在我看来,能跟自己所爱的人在一起,家人、伙伴都平平安安的,就比一切都好,我也不想传承什么光明之神的位置,但是,他却强行控制了我的身体,读取了我之前所有的记忆,并且将我自己的意识囚禁起来。”

光明之神绝美的容颜上依旧有两道清晰的泪痕:“我的意识被禁锢了,我只能看见他控制我的身体去做的一切,我真的好害怕,好害怕,我看见,我自己杀了他,是啊,就是我自己杀了他,那个曾经为我付出了那么多的人,那个曾经值得我将真心托付的人,被我自己杀了。”

邪神低头不语,眼中闪过一丝异样。

“自从我被所谓的光明之神的意识控制之后,我就身不由己,虽然在那之后,我的修为日进千里,仅仅用了几年时间,就从六星天斗师突破到了九星圣魔魂士境界,但是,我并不想要这一切啊!我的追求不是强大的力量,而是与我最爱的人在一起。”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我宁可自毁所有修为,我只要他回来就行。在决战的前一天,他的灵魂意识被我全部吸收之后,我才恢复了对自己身体的掌控。”光明之神说不下去了,她哽咽着,一抹绝望之色闪过,是啊,换了谁,能够承受住这样的打击呢?

光明之神沉默了大约一分钟,才抬起头来,与之前不同的是,现在她的脸上带了绝望和挣扎:“是啊,他早就死了,是我亲手用剑洞穿了他的身体,我是个十足的恶人,也许,只有等到下辈子,我才能还我欠他的。我的故事讲完了,邪神,你不要忘了自己的承诺。”

邪神猛地抬起头来,他似乎想起了什么,刚要上前一步,却还是晚了。

光明之神抛出手中的光明圣剑,圣剑在空中分成九柄,在呼啸声中直奔光明之神的前胸而来,她的嘴角带着一丝血迹,脸上却流露出一种解脱的快意,很明显,这下她没有留手,如果让这九把光明圣剑洞穿她的身躯,即便她是光明之神,也难逃一死。

“不——”

凄厉的嘶吼声划破了苍穹,巨大的声浪一波波震开,即使相隔几千米,下方的数十万大军还是被这股强大的声波震得跌倒在地,黑色始终比金色快了一步,一道漆黑如墨的身影瞬间转移,站在了光明之神和九柄圣剑之间。

血肉之躯被贯穿的声音清晰地响彻在耳边,光明之神只感觉眼前一花,接着,她就看到了此生难忘的一幕,在惊骇之中,她甚至丧失了自主思考的意识。

面前是一个高大的黑色身影,正是先前还与自己交战的邪神,而他,在千钧一发之间,替自己挡住了九柄光明圣剑。

光明圣剑上附带着的巨大穿透力,直接洞穿了邪神的身躯,他的身体在空中微微一晃,喷出一口乌黑色的鲜血,光明之神大惊失色之下,一抬手,便接住了邪神的身体。

两人从空中落下,回到地面。

顿时,正片战场上鸦雀无声。邪神口吐鲜血,身前插着九柄光明圣剑,而光明之神正蹲在地上,一只手轻轻揽住邪神的后背。

四方联盟的十万大军、七大圣柱守护者、岳莫空、加坦格苏鲁、远古魔神、海魔族、幽冥教和上古魔兵,此刻全都是大眼瞪小眼,一个个呆若木鸡。

光明之神脸上已全是凄然之色,她仿佛没看见身边几十万双诧异的眼睛,只是喃喃自语道:“为什么,为什么……”

邪神努力挣扎着想要坐起来,但是还是颓然倒下,圣剑贯穿他的身体,这样致命的伤,已经无人可救,但是,他的眼中,唯一含着的,却是满足。

“你,为什么哭了……”邪神颤抖着嘴唇,微微一笑。

光明之神娇躯一震,泪水却是止不住的流下。

邪神倾尽全力,抬起她的右手,张开了自己的手心,正是刚才光明之神给他的牡丹泣血。

将牡丹泣血轻轻戴在她的右手腕上,邪神松开了自己的双手。

“答应我,永远……永远不要摘下它来……可以吗……”

邪神的眼神愈发涣散了,这是生命力飞速流逝的征兆。

光明之神含着泪,迅速点头,她是光明之神,元素本源与邪神恰好相反,贸然治疗,只会起到反作用,加速邪神的死亡。

邪神努力想笑,可是面部肌肉一阵痉挛,却笑不出来了:“我真的……好高兴啊,因为……因为我在临死前,能知道……有一个人,她曾经……亲手毁灭了我的心……但是,今天我知道,她……她还是爱我的,能够这样……我死也满足了……”

“你,你,你是……”光明之神心头剧颤,此刻,她终于明白了真相,邪神的身份,也同样呼之欲出了。

邪神再次喷出一口血来,光明圣剑几乎是在一瞬间,就破坏了他体内经络的机能,而现在,也只不过是吊着一口气罢了。

“其实,哪怕……哪怕今天你不向我解释……真相,我也会原谅……你的,因为我不论……怎样,都不能背叛我自己的心。”

光明之神突然摇头,大声道:“你不要再说了,听我的,好好休息,你会好起来的!”

邪神摇摇头:“我自己的情况……我自己心里清楚,我知道……自己活不了多长时间了,最后,我想……想再听你……叫一声我的名字……”

“天星,我爱你。”光明之神几乎是嘶吼着说出来的,“只要你活过来,好起来,说什么我都答应你,好吗,不要丢下我,不要丢下我!”

邪神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满意的神色,抬起自己的手,拼命想要触摸什么,却在中途骤然停住。

他的手突然从空中垂下,头一歪,闭上了双眼。

哪怕在最后,邪神也是带着笑意去的,死,也是满足的。

“不要——”

光明之神一把握住邪神的手,她的头埋在自己身前,脸贴在邪神身上,抽泣着,身体也不断颤抖。

这一刻,天地静默,仿佛空寂之间,只剩下光明之神和已经死去的邪神。

远古魔神低下头,思索着什么,岳莫空闭上双眼,长叹一声,加坦格苏鲁庞大的身体也在水中静止,上万魔兵和黑暗武师,一个个都说不出话来。

玄武、朱雀、青龙三人落在加坦格苏鲁身上,他们也沉默了,出人意料的是,加坦格苏鲁任由他们三人站在自己身上,却没有反抗。

七大圣柱守护者潸然泪下,哪怕是阎维林,也感觉自己心里酸酸的,四方联盟数十万大军,也都陷入了死寂的沉默。

天雷瞬间瘫倒在地,两行浊泪流了下来。

时空,好似静止。

唯有那闪耀着金光的身影,还在默默抽噎着。

……

十天后。

“萧月,在吗?”沐风宿敲了敲萧月的门。

咔哒,门开了。

“有什么事?”

“现在对于海魔族、幽冥教和上古魔兵的安排已经出来了,你要不要听一下?”疾风之圣柱守护者沐风宿小心翼翼的问道。

“你说吧。”

“远古魔神、岳莫空和加坦格苏鲁分别代表上古魔兵、幽冥教和海魔族表示,无条件投降,立刻结束这场战争,与我们议和,经过这些天的商讨,我们做出了统一安排,废去岳莫空和加坦格苏鲁的功力,将他们永世囚禁于轮回漩涡里,出人意料的是,岳莫空和加坦格苏鲁对于这样的安排没有丝毫质疑。”

“同时,将上古魔兵和远古魔神一起关押在海底深渊的尽头,由圣柱大阵封印,海族看守封印结界。幽冥教的黑暗武师,如果有愿意洗心革面的,欢迎他们加入正义一方,不愿投降的,就一并关在海底深渊,海魔族也统一归属海族,由海龙王所管。”

“这样的安排也好,没有滥杀任何一人,好了,你出去吧。”萧月的声音平淡无奇。

沐风宿低下头,悄悄离开了。

萧月坐在窗边沉思,微风拂过,吹动了她的发丝。

不知不觉,她趴在窗边,睡着了。

长长的睫毛有规律地微微动着,她的嘴角露出一丝甜美的笑容。

在梦里,她看见有一个人,从遥远的地平线上走来,伴着呼喊,正在向她招手。

那个身影越走越近,越走越近……

怀化市第三人民医院
江西省胸科医院
四川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
衡水治疗牛皮癣价格
天津看牛皮癣多少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