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写在元宵节前(外一篇)

2019-09-14 06:20:1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太一祈灵,送我魂明。”
今天,是农历正月初十,按古时年历法是传统春节后的最后一个隆重“正月十五”节前日子,过元宵节的节气氛围,愈来愈来浓厚。
我在正月初七,就早早来上班了。这个2018新年春节,也算早过了,从学校单位到我住处,大概,也只有五公里,平日里走这段路也不觉得远,只是今年年后再去走,觉得很长很长。这段路要穿过油区魏岗矿,两边都是村子,早些年,这里是芦苇棚,荒凉,空旷,野风,时而还会有从死寂里钻出来的恐惧。
我走在这条路,走了整整一生的路。写下了上面几句不押韵的诗。我从这些日子来,持续发生暴力恐怖的空气,面对一所学校被入侵来的非法暴力围堵与伤害中,拿泪水去点灯烛,黑社会在这所油田培训学校,以筑巢式,以前所无闻的罪孽,进行蚕食。
我愤怒,我憎恶,我诅咒!


我愤怒,我憎恶,我诅咒!
佛祖啊!启灵你灯明,
元宵节,你变千身,落万卷千户驱鬼妖符;举火灯,金辉宵夜明。烧地狱,灭群魔占我桃园林。
……
这条路,除了贫瘠,愚昧,就是有从黑道帮会里窜出的违法分子,拿现在来说,这里躺着的都是恐吓,暴力,和一些无意义的哭喊声。不过,这条路,近年来也铺了厚厚沥青,外来的车多了。
违法者也不再站在路两旁,
乘百夜,驾变身
潜于万掌庇护人工画舫,盗也罢,窃也罢,黑与白两依依,一驾车辆共祝酒,狂唱一刀一洗冲。


违法者也不再站在路两旁,
乘百夜,驾变身
我愤怒,我憎恶,我诅咒!……今年,春节前,国家发布扫黑反腐的公告,我走在这条路上,扛着没有被砍掉的头向举报所走去!这一年的年味,终如我写下的对子一样:
“日月流泪长夜存,盼乾坤光明
旧年烧风百烟生,乞太一显灵”。
此对子,也足够了!忽然想起,佛也不总是有显灵的事来。《西游记》里有悟空状告菩萨之言,说道:原来,此畜生变妖魔作孽是菩萨看管不严,故让其到人间作乱,菩萨有庇护之词嫌疑,悟空求以将此妖打回原形,不得以生还。
举列,不是为了多一张嘴,
今天是正月初十
楼道,楼道,从高层台阶落下的 、蔑视、讥笑、狂傲之语,自也显示起我坐在最底层的唯一没有被剥夺去的听力了!听力能拿来做证据吗?
自然不能,这是狂语者们早都说过的。
“泱泱水魂,莫视我泪
坤坤木明,莫弃我行
正月灯神,赐我元魂
太一祈灵,送我魂明。”
………
我起身,正月初十也起身了,踩在向前走的路上,这条路春节后,更加荒凉,空旷,野风,时而还会有从死寂里钻出来的恐怖恐惧。
我与愚昧、野蛮、暴力、贫瘠,相互辩论,从于黑势力狭路相逢的对视中,一条条吐着舌头的,污水,蛇液,喷洒我身上;
一件用华丽金丝语词囚禁之衣;
我为其他们如此辉煌堂丽的手法,而自豪,我有如此的担忧与举报,让平安社会由贬值升值到国家发布扫黑反腐的公文里!

料料峭峭,壶杯煮旧泪


料料峭峭,料峭冷冷;
壶杯煮愁酒
秋盏一灯,望了哪朵菊花坟;春冷冷,峭冷冷,新年不采东风,阴极凶,黑势狠,笙箫唱走梨花魂。


初春的早晨还是很料峭冷冷的。二月春风,来得潺潺弱弱,虽说是早早过了立春节气,萧条荒芜也没有一点消退之意。昨夜,那是闹着惆怅、彷徨、苦闷的夜,我在没有多少宽阔书房,整理写了一个多月的诗作散文稿子(第十九集《求索》共99首篇,六万余字),心情渐灰渐沉,且雾且烟,与料峭冷冷的夜一起冷灰饮寒,烟云过的日子也时时撬动夜半疾笔愤慨的呐喊。
遭遇一场没有约定的苦难邂逅,对于任何人来说,是用痛苦熬制成唯有自己才可生存下来的炉火,可以怒目圆睁,可以柴火噼噼啪啪爆裂,可以致谢自己没有遁入虚无黑暗。这几年来,不迵凡的其间的我,如若用火来描述,那就是没有被这里猖獗的黑势力(民间称谓的黑社会)恐怖、摧残、压榨,所臣服。时常,有堂诘诃德式的滑稽的战斗姿势,坐在世界地图上完全可以忽略掉,甚至连一个地理位置标点符号也没有的地方,进行一场孤独的正义呐喊求索之战,没有序笔也没有结尾。
2018这个春节,刚刚过去。南阳油田矿区,这矿区周边村子人们,有传统习惯要演出几场古戏,大多是为过去死去的人进行魂灵安抚,其戏内容,我也不怎么懂,只是见戏台高高,铜锣锵锵,一直要唱到正月十五。这戏声与潇潇残冬北风相互杂合,听起来,没有序笔也没有结尾。一种如魂灵们的魂魄不散拥挤而来,纷纷旮旮吵闹,似乎是在这里,这里最忌讳的幽灵要在被驱赶到久远久远幽冷的另一世界前,他们进行各自相互诉说罢了!
也许,是在阴阳先生择日吉凶日子选择安排动土之前,他们各自的不愿心愿的怨恨疾气的一种传世之语苦诉吧!
我且不说这些。
这个年,我过得非常非常凄冷,一点快乐年味也没有,坐在书桌电脑前,有如翻涌出来的无数个往夕黑夜,那夜色幽长幽长,古怪冥冥,阴阴森森,恐怖弥漫,走过一个个黑暗的门,前面又是黑暗的门,门环都是系着瘦瘦的枯干的手印,每一双手都吊着怨恨的魂灵。我看着发呆,甚至,连一个字也写不出来,就这样地去继续写下《求索》诗集。直至今天,总算从阴阳先生择日吉凶日子选择安排动土之前,安慰了一个个幽冷的幽冷的另一世界的魂灵控诉宿愿。
年前,国家发布扫黑公告,已过去有二十来天了。这里继续唱高台戏,笙箫与荒草,阳界堆土,阴界没年。一切的,在欢庆的新年里,飘荡着散发着太平日子下淹没的暴力黑组织恐怖谋杀下不安气味。


料料峭峭,料峭冷冷;
壶杯煮旧魂
秋盏一灯,望了哪朵菊花坟;春冷冷,峭冷冷,新年不采东风,阴极凶,黑势狠,笙箫唱走梨花魂。
大概,这里唱的高台戏,我是不懂戏的内容的。有人说:这是新年买了高票的戏。前些日子张贴的海报,把扫黑的公告遮去了!

共 222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春秋轮回的风景没有多少变化,随着岁月的流失,人们的思想观念会不断成熟,变得更加强大和阳光。感谢文友一直以来的辛勤创作,希望文友在新的一年里能从阴影里走出来,创作丰收,精彩不断!【编辑:海淼】孩子口舌生疮
快速止鼻血的方法小孩
灯盏花素片怎么样
成人拉拉裤正确用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