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裁决使 第十三章 向天再借五百年

2020-01-17 01:13:3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裁决使 第十三章 向天再借五百年

唱乐迪就在山海酒吧以南五十米的地方,走路的话,两分钟就到了。

莫小川一行五人大摇大摆地走进大门,发现前台正趴在桌子上,用手撑着脑袋,悄悄咪咪地打着盹儿。

但从远方的包房内,却传来了阵阵刺耳且销魂的歌声。

“看铁蹄,铮铮踏遍,万,里河山。

我站,在风口,浪尖紧握,住日月旋转。

愿,烟火人间,安得太,平美,满……

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

唱乐迪在白天当然也是开门营业的,而且白天来唱歌的话会比晚上便宜不少,是囊中羞涩的年轻人们非常喜欢的娱乐活动之一。

不过正如之前所提到过的,唱乐迪的硬件设施真的不怎么样,包房的隔音效果也是其中一大弊病。

有些时候隔得近的两间包房的声音都开得太大,听起来就像是在对歌儿似的。

若是一不小心大家点了同一首歌,那唱起来真是相当酸爽。

颇有一种在空灵的山谷中回声悠扬的感觉。

如果你仔细体会,更会在某个微妙的瞬间,觉得自己仿佛就是在开演唱会的天皇巨星,其他包房的人都是你的粉丝,在跟着你放情高歌……

莫小川来过一回,然后就再也没来过了。

因为那次他唱的青藏高原成功带跑了所有人的调子,猛地一嗓子嚎出来还差点儿把路过的一个中年人给吓出心脏病来,老家伙觉得实在太丢人,就带着莫小川赶紧溜之大吉了。

照理来说,在这个商业竞争异常残酷的时代,就凭唱乐迪这种条件,绝对是开不下去的。

人家随便开个好一点的KTV就能把唱乐迪给活生生逼死。

就算价钱高一点,说实在话,以现在这些大学生们的经济情况,还真的不差那个钱……

那么,为什么唱乐迪还能屹立不倒呢?

最重要的,就是缺少竞争对手。

唱乐迪不仅是清水街上唯一一家KTV,而且还是整个邮大方圆三千米内唯一一家KTV。

之前莫小川不知道这是为什么,现在的他知道了唱乐迪背后大老板的真实身份,便不得不怀疑那蒲牢是不是使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

当然,事实上,在去年的时候,在邮大的新校门那边还开了家“新世纪”KTV,距离唱乐迪五六百米的样子,不过只营业了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就在一场意外的大火中灰飞烟灭了。

为此邮大还专门组织了学生们进行了一场消防演习。

初闻此事,莫小川倒不是觉得特别遗憾,反正他也不怎么喜欢来唱歌。

但对于邮大的某些学生们来说,这绝对是一个堪比期末挂科的坏消息。

今天是莫小川第二次来唱乐迪,如果不是因为事关他的“宏图大业”,恐怕刚走到门口就掉头跑了。

不是因为别的,单纯是因为那包房里唱歌的哥们儿……

嚎得实在太难听了!

说没有一个字唱在调上那都是在夸他!

这已经不是噪音了,而是属于生化武器级别的大杀器!

真不知道前台的服务员是怎么睡着的……

难道他是个聋子?

莫小川暗自腹诽了一番,伸手拍了拍前台的胳膊,成功将对方从睡梦中唤醒了过来。

“几位,是来唱歌的吗?开个中包还是小包?”

谢天谢地,这时包房里那位大哥正好一曲唱罢,所以莫小川与前台之间的对话才能顺利进行。

“我们是来找你们老板的。”

前台小哥明显有些发愣,眼光也有些异样,随后才哦了一声,言简意赅地说道:“我们老板就在A08包房唱歌呢,你们直接去吧。”

黑二哥与钉子对视了一眼,似乎对于这个答案都颇有些意外。

哪有KTV老板大白天自己去唱歌的?

难道是在陪某位重要的客户或者朋友?

但看这前台小哥的态度又感觉不太像啊……

莫小川倒是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向那前台小哥道了声谢,然后就自顾自地朝各个包房走去了。

这个时间点儿,留在唱乐迪里面的服务员确实会比晚上要少很多,一路走来,莫小川愣是一个都没碰到,也没法儿问路,只能挨个找过去。

便在此时,一首熟悉的歌曲前奏悠然响起。

“沿,着江,山起起,伏伏温柔,的曲线,

放马爱,的中,原爱的北,国和江……南!

面,对冰,刀雪,剑风,雨多情,的陪,伴,

珍惜苍天,赐给我,的金,色的华年……”

莫小川当场就要跪了。

怎么又是向天再借五百年啊!

怎么又唱了一遍啊!

这尼玛唱一遍还不过瘾是怎么的啊!你到底想借多少年啊!

大哥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啊!

在这一刻,莫小川的眼前依稀浮现出了老家伙那慈祥的微笑,他回想起了课堂老师对自己的谆谆教诲,冥冥之中,那氤氲缭绕的邮大女澡堂在向他缓缓招手,天香饭庄的东坡肘子惹人垂涎欲滴。

就像是跑马灯,在一瞬之间将莫小川前十八年的重要时刻都给他重演了一遍。

就像是……莫小川快死了。

这不是在唱歌,这是在杀人啊!

钉子单手扶着墙壁,一点儿也不含糊地当场就吐了。

嗯,东坡肘子算是白吃了……

现场只有阿龙镇定自若,云淡风轻,见怪不怪……

莫小川好不容易稳住心神,发现歌声就是从前面不远处的那间包房传来的,房门上顶着一个刺眼无比的房号。

A08。

“阿龙,快去让那哥们儿先别唱了……”

莫小川有气无力地挥挥手,感觉自己是在说临终的遗言。

好在阿龙在这个时候并没有表现出弑主的意图,而是直接一脚踹进了A08包房。

于是那灌耳魔音戛然而止。

莫小川立刻腰不酸了,腿不疼了,走路也有劲儿了。

紧接着,便看到一个吨位至少有四百斤朝上的大胖子,晃晃悠悠地从包房里面走了出来。

这下子,莫小川算是彻底明白了。

原来传说中蒲牢天生爱吼这个特点真是一点不假啊。

莫小川同样想通了,为啥这堂堂龙子要来开一家KTV。

这尼玛就他这唱歌要人命的尿性,哪家KTV敢接待啊?

甚至莫小川已经开始深度怀疑,之所以邮大附近只有唱乐迪这么一家KTV,也是拜蒲牢这把惊天地泣鬼神的嗓子所赐的。

如果真的有了竞争对手,根本就不用使什么手段,只要这蒲老板去人家店里面吼个三天三夜,保准什么客人也没了。

有这么一位大神坐镇清水街,就问谁敢在附近开KTV?

谁敢!

也不知道当初那家“新世纪”是怎么撑过两个月的……

当然,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既然正主儿已经露面了,莫小川也不能怂,当下就扬起一张无可挑剔的笑脸迎了上去。

“蒲老板,久仰久仰啊!”

或许是因为伸手不打笑脸人,所以即便被对方打扰了唱歌的乐趣,蒲老板还是在脸上堆起了一个油腻无比的笑容。

“哈哈,幸会幸会!”

“客气客气!”

“哪里哪里!”

……

两个人就这么站在走廊上相互吹捧了五分钟,直到最后实在是没词儿了,蒲老板这才止住了这场旷日持久的寒暄,改问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那什么,你是……谁?”

佛山市南海区第四人民医院怎么样
江山市中医院怎么样
贵州专治癫痫病医院
昆明哪家治男科医院好
西安看妇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