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上网电价下调 风企难承之重

2019-10-08 22:04:0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近日,陆上风电上网电价将下调的声音再次搅动了风电行业回暖的春水。

“风电本来就不赚钱,还要降低电价,看来这是要让我们亏损呀!”大唐集团一位负责新能源开发的副总经理这样对《中国能源报》记者表示。他所说的降低电价是指,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在近日召开的“陆上风电价格座谈会”上通报了调价设想方案,将风电四类资源区标杆电价从目前的0.51、0.54、0.58、0.61元/千瓦时,调整为0.47、0.5、0.54、0.59元/千瓦时,并在此调整基础上区别对待,将福建、云南、山西三省电价由0.59元/千瓦时调整为0.54元/千瓦时,将吉林、黑龙江省电价统一调整为0.54元/千瓦时。

值得注意的是,该调价方案仍为设想方案,处在意见征求阶段,而且,即便能够顺利出台,该方案也只适用于2015年6月30日后投产项目,此前建设的风电场仍执行原有电价。

风电开发商喊日子难

在外界看来,风电行业赚的是“大风刮来的钱”,言下之意,风电行业赚钱肯定很容易,上网电价下降几分钱肯定不成问题,然而,这次陆上风电上网电价下调的意向却触动了风电业内人士的“一肚子苦水”和“冤情”。

面对即将到来的调价,上述大唐人士告诉《中国能源报》记者:“风电开发企业现在基本上处于盈亏平衡点上,如果再降低上网电价,恐怕很多风电开发企业都会不做了,有钱还不如放到银行吃利息呢。”

华能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辽宁分公司的一位专家也认同上述大唐同行的看法。她在接受《中国能源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弃风限电问题没有得到有效解决,很多风电开发企业都在盈亏分界点也就是生死线上挣扎,如果这个时候降低上网电价,企业的运营压力会非常大,企业开发新项目的积极性会严重受挫。

同时她还指出,此次征求意见的调价设想方案看似是只作用在明年6月30日后上马的风电项目上,其实,对已建成项目、在建项目都有很大影响。她说:“对当前在建的项目来说,发电运营商可能已经做了一些前期的准备或投入,如果这些项目无法在明年6月30日之前建成,开发商很可能就会因无利可图而放弃项目,这就可能让前期投入成为坏账;而上网电价下调会影响风机整机制造商和其他产业链上的设备制造商的盈利情况,如果这些制造商无利可图就很可能放弃某种型号设备的生产或者转而从事其他利润率更高的行业,那么,已建成风电场的风机要想更换个配件都可能很难找到,从长远来看,会影响整个风电行业的健康发展。”

据悉,我国目前执行的是2009年发布的风力发电上网电价政策。当时,划分四类风力资源区,并以此为依据而制定了0.51元、0.54元、0.58元和0.61元/千瓦时的风电上网电价。电价出台伊始,发改委价格司也明确表示,每隔一段时期会重新评估电价并调整,最终使其与常规能源接轨。

不难看出,风电上网电价政策设计的初衷是要不断调价;风电业界也普遍认为,调整风电上网电价是大势所趋。然而,从当前的风机造价和利用小时数来看,要实现“风火同价”尚需要时日。当前,我国风电的装机造价大约是火电的两倍,而风电的利用小时数国内一般在2000小时附近,火电的利用小时一般平均都在5000小时。

所以,在“弃风”问题没有得到根治之前,我国的风电上网电价5年来原封未动。2011年、2012年,甚至今年3月,国家发改委价格司都释放过要降低风电上网电价的政策信号。但出于支持新能源稳步发展等原因,风电上网电价仍保持了5年未变的格局。

运维成本走高不容忽视

中国风电集团一位负责东部沿海地区运维业务开发的经理告诉《中国能源报》记者,我国风电机组产品质量标准及保证体系不够完备,同时我国风电机组制造企业数量众多、产品质量参差不齐,通常风电设备产品质量和制造缺陷在5年左右开始逐步显现,对于我国风电开发商来说,质保期过后,风电场运行维护的风险将大幅增加,同时由于前期过分依靠风电制造商的维护团队,其人员能力、经验和装备明显不足。

同样,华能新能源的专家也建议要把运维成本考虑到风场运行的费用中来,她表示,当前,大批风机出质保期之后的运维费用到底是多少,还尚未反映在电厂运行的成本上,毕竟,更换一个大部件,每台吊车进场维修费用就是十几万,而随着风机运转时间增长,国产风机的问题不断暴露出来,此时降价无异于给风电发展“断油”,现有项目的运维投入都会成问题。

有类似担忧的还不仅限于风电开发运营商,中国农机工业协会风能设备分会理事长杨校生在日前召开的全国风电后市场专题研讨会上表示,目前国内在运行的风机已达7万多台,未来每年新增加的风电装机数量大约为1万台左右,根据目前风电整机制造商与开发商的合同约定,风机的质保期一般在3-5年。越来越多的风机已经出质保期,后续的维修维护业务将很繁重。

杨校生建议,要完善我国的风电发展政策,大力实施保障各方利益、促进风电良性发展的税收、电价等方面优惠政策,进一步增强企业和地方发展风电的积极性。

还有专家建议,新项目可以重新审核收益率,原有项目的收益率在8%以上的可以开工建设,比如,现在可以规定收益率水平9%或者10%的风电项目方可通过审核,这样就可以让风电项目开发更加慎重,或者等到时机成熟再开发,这样就能达到控制总体规模的目的。价格调控手段使用好了是杠杆,而使用不当对整个产业来说都是灭顶之灾。

上海徐浦中医医院看病收费怎么样
北京熙仁医院专家
上海徐浦中医医院网上预约挂号
北京熙仁医院医生
上海徐浦中医医院服务预约挂号平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