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诺奖得主夫妇另一面不同躯体的一个大脑世界和平

2020-02-14 18:49:5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诺奖得主夫妇另一面:不同躯体的一个大脑

在北极研究神经科学的传奇学者:诺奖获得者莫瑟尔夫妇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10月6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刚给颁发的2014诺贝尔奖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为:美国科学家John O'Keefe(约翰-欧基夫),挪威科学家May Britt Moser(梅-布莱特);和挪威科学家Edvand Moser(爱德华-莫索尔),以嘉奖他们在发现了大脑中形成定位系统的细胞方面所做的贡献。

此次的诺奖得主莫瑟尔夫妇(Edvard 和May-Britt Moser)已共事超过30年,结婚超过28年的事实并没有让他们对大脑科学的研究兴趣有丝毫减弱。他们会在早饭时间讨论这个话题,他们也会在清晨的实验室会议中进行更加细致的探讨。夏天夜晚,在附近的小餐馆吃饭时,夫妻俩仍然在思考这个问题我们的大脑究竟如何能够指引我们回家?May-Britt说:要想走回家,首先我们必须知道自身此刻的位置,我们要去往那里,什么时候拐弯,什么时候停下。真是难以置信,我们居然不会迷路!

如果说谁最了解回家的路,那么一定就非莫瑟尔夫妇莫属了。他们两人在2005年由于发现了小鼠大脑内的格细胞而在学术界声名鹊起。这类奇特的神经细胞同样存在于人类的大脑内,它们的工作有点像是我们内置的全球定位系统,让动物得以了解本身的位置。在那以后,莫瑟尔夫妇一直在这个问题上继续前进,研究这些格细胞如何与其他特定的神经细胞之间产生相互作用,这些细胞一起,构成了生物体完全的导航定位体系。对这些格细胞的研究或将帮助了解记忆的构成机制,并解释为什么当我们回想起过去的某些事件时,常常会伴随着事件产生时的场景,如某个房间,街道,或是景物。

在追求科学的道路上,这两人已成为科学界的一种现象。夫妻两人合作无间,相貌亲切,恍如一个大脑分别长在了两个不同躯体以内。他们在位于挪威特罗姆瑟资金充裕的实验室内开展工作这里是欧洲的遥远角落,距离北极圈只有大约350千米。他们共同发表文章,一起取得奖项他们是一个整体。当然他们最近取得的奖项就是刚刚颁发的诺贝尔生理学与医学奖了。他们与曾经在伦敦大学学院(UCL)的导师,神经科学家约翰奥基夫共同获得了这一殊荣。2007年,在他们仅40多岁的年纪时,莫瑟尔夫妇取得卡维里基金会的资助建立一个卡维里研究院,而全球一共只有17个这样的研究院。现在莫瑟尔夫妇已然是挪威的小小名人,而他们的实验室也已成为一块磁石,吸引全球神经科学领域的顶尖学者前往。以色列魏茨曼科学研究所的神经科学家纳楚姆乌拉诺夫斯基(Nachum Ulanovsky)表示:他们的周围全都是极有学识之士。乌拉诺夫斯基刚刚在今年9月份造访了莫瑟尔夫妇在特罗姆瑟的实验室。

莫瑟尔夫妇的工作将他们引向了21世纪最具挑战性的课题之一:大脑是如何工作的?就像计算机利用程序语言进行运作,比如说Java,大脑仿佛也有自己的运行语言它们就隐藏在神经细胞激活的频率与持续时间,和大脑回路中周期性涨落的神经电信号模式当中。这些信号让大脑得以反应外部世界,如声音,光纤,气味以及本身在空间中的位置固然是以一种它能够理解并进行运算的语言。有了格细胞的发现,莫瑟尔夫妇首先闯入了这1大脑科学未知的领域,而现在,这1领域面临的挑战将是继续前行。

斯坦尼斯拉斯地哈尼(Stanislas Dehaene)是巴黎法兰西学院的神经科学家,他说:莫瑟尔夫妇的研究直指认知神经科学领域的核心,他们正尝试理解认知现象背后的神经密码,从而将计算机科学与生物学,甚至哲学统一起来。

相遇相知

莫瑟尔夫妇分别在挪威的两座不同的北极岛屿上长大,在那里夏季似乎是永久的,而在漫长的冬季,唯一照亮地面的仿佛就只剩下天空中的北极光。他们两人都出身于非学术家庭,然后两人都去了同一所学校。但两人直到1983年都相互其实不认识,尽管两人都在奥斯陆大学求学。两人都在迷惑,究竟自己要研究什么课题,而与此同时两人又都开始意想到自己的真正激情在于对神经科学和大脑科学方面的研究上。

然后突然之间,迸出火花。带着年轻人之间的罗曼蒂克故事,还有在学术上的好奇心,他们开始了一项使命找出大脑控制行动的背后机制。两人前去造访了该校具有显赫名誉的电生理学家皮尔安德森(Per Andersen)并请求跟随他做本科毕业课题。当时安德森正在展开对大脑海马体区域神经细胞活动的研究这是大脑中一个与记忆有关的区域。此刻,两位年轻的学生决心将细胞的精确活动机制与动物行为联系起来。安德森与当时大多数的神经科学家一样,对像这样直接逾越如此巨大的一步心存疑虑。但是这两位年轻人非常坚持,他不答应他们就不肯离开他的办公室。于是他最后只能让步,并未他们指定了一个听上去相当简单的课题:在保持小鼠对环境信息记忆能力的情况下,你最多可以切除小鼠大脑海马体的多大一部分?

于是两位年轻人接受了这项挑战,并很快有了重大的发现。在当时,科学家们普遍认为海马体是均一的。但莫瑟尔夫妇发现海马体的一侧在空间记忆方面要比另一侧重要得多。这一经历让他们意想到详细大脑解剖工作的重要性,这一点后来在他们的职业生涯中被证明是非常宝贵的1课。

1984年,当时还是本科学生的两人登上了非洲坦桑尼亚境内的乞力马扎罗山山顶,并在这里交换了订婚戒指。但因为山顶的温度实在太冷,他们两人不得不用最快的速度完成戒指交换,然后赶忙戴上手套。此时的两人已假想好了他们未来共同生活的模样:先生孩子,然后去国外做博士后研究,最后在世界的某一个地方建立自己的实验室。这1计划实现了并且实现的速度要比他们本来的假想更快。乃至还在博士答辩完成之前,他们两人便双双收到了位于伦敦,约翰奥基夫教授的实验室发来的博士后研究职位约请。

1970年代,奥基夫教授在小鼠大脑的海马体区域发现了一种被称作位置细胞的特殊神经细胞。这些细胞只有当小鼠抵达某一特定位置时才会被激活,比如靠近一个轮子,或是在门前的位置。在那之后,人们又陆续发现了其他与导航相干的神经细胞,比如有些神经细胞在小鼠的头部转向某一特定方向时会激活,有些则是当视野中见到边界(比如笼子或房间的边界)时会激活。这1研究领域非常热门,而莫瑟尔夫妇一头扎了进去。

1996年,莫瑟尔夫妇意外的收到位于特罗姆瑟的挪威科技大学的助理教授职位邀请。对这项邀请两人显得犹豫不决:如果接受,那末就将意味着前往一个远离世界学术研究中心的偏远之地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型大学单打独斗。但是这个学校愿意给他们两人两个职位,这就意味着他们可以在一个地方一同工作,并且研究领域也是对口的,这对他们吸引力很大。因而他们最终决定接受邀请,回到了挪威,此时一同回国的还有他们的两个小宝宝一个盘跚学步,另一个还是婴儿。

在特罗姆瑟安顿下来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们必须白手起家,在1间地下室里建立起自己的实验室,另外还要建立一个实验动物设施。但在短短几年以内,他们便得到了欧盟研究委员会的一笔巨额资助。事情变得顺利多了。

退行性骨关节病治疗药有哪些
妇科千金片作用与功效
更年期月经不调怎么调
盆腔炎怎么引起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