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北京市煤矿60年来首现零死亡

2019-07-09 16:00:1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北京市煤矿60年来首现“零死亡”

去年安全生产事故死亡人数双创历史新低   “打非”、“护航”、专项整治……密集的安全生产管控,为北京带来了有史以来最安全的一年。北京市安全生产委员会昨天透露,2011年,全市共发生各类安全生产事故977起,死亡1089人,同比分别减少85起、87人,事故死亡人数低于控制目标14.3个百分点。为有记录以来最低水平,安全状况超过奥运之年。   煤矿首现“零事故”、“零死亡”   幽幽龙骨山,静卧京畿。连绵群山之下,埋藏着优质无烟煤。这“乌金”带来富裕的同时,也不断吞噬着矿工们的宝贵生命。山脚下的长沟峪煤矿,2010年发生3起人员伤亡事故,5名矿工遇难。而当年,北京总共只有8名矿工在井下遇难身亡。   “我们的安全短板到底在那儿?”煤矿党委书记佟养贞说,痛定思痛,长沟峪煤矿发现了短板,原来是矿工误操作。于是,一套在误操作下也能保证安全的“本质安全系统”应运而生。   猴车是矿工从洞口到采煤工作面的交通工具,类似索道车。与游览索道不同,猴车的座位只有自行车座那么大,人坐上去要双手扶杆、两脚前蹬,活像猴子。   “采煤工作太辛苦,不少下班矿工坐着猴车就睡着了,到下车区还没醒,很容易被甩下去。”在长沟峪煤矿+141工作面,安全员老王指着一个弹簧开关说:“大家反复试验后安装了这套越位保护系统,睡着的矿工身体触碰到开关,整个系统就自动停止运转,同时发出安全警告,洞口安全员就会叫醒睡着的矿工。”   运煤的溜子也是事故常发地。很多大块的煤,必须破碎成小块运出井口。不少矿工怕费事儿不停车就捡煤破碎,经常受伤。“我们设计了红外扫描控制器,人一过线,溜子自动停车。”佟养贞说,安装了这套“电眼”后,再没发生一例类似事故。   机械化采煤系统的“误操即停”装置、索道车的液压抱死装置、员工身上的无线定位装置……黑漆漆的矿洞里,越来越多的高科技装备,配合严格的政府监管措施,为矿工安全撑起了一顶顶保护伞,收获了60年来北京首张煤矿安全事故和人员死亡“双零”答卷。   拒绝不安全的GDP   2011年4月25日,北京市大兴区旧宫镇燃起一场大火,十几条鲜活的生命就此陨落。惨痛的教训为首都安全管理指出了重点方向,一场打击非法违法生产经营建设的人民战争迅速打响。   北京市西三环边六里桥北里车站附近一处老旧营房院,一直是丰台区太平桥街道工委书记郗俊生的心病。   表面繁荣的几十个门脸房内,都是无照经营的商贩。动火、用电、拥挤,时时都会发生危险,但由于种种原因,整治却很难。   “挨家上门劝说停业,谁都不听。”郗俊生和街道办主任裴玉珍在去年5月下定决心,在沿街门脸房门口砌起2.5米的高墙,先断绝非法经营通道再强制拆除。从连夜砌起高墙到彻底铲平违法建设,太平桥街道用了不到30天。   “怎么能没有阻力呢?”裴玉珍脑海里,百余人手持啤酒瓶与她对峙的场面或许终身难忘。顶住压力,太平桥街道接连取缔了附近中学地下的旅馆、三路居社区93号院的违法建设。得罪了一部分人,换来的是市民的安全。   打碎非法违法生产经营单位的饭碗,对部分地区来说意味着经济发展减速。但为了安全,北京去年拆除465万平方米违法建设,依法关闭取缔2.69万家非法违法单位,排查隐患20万项、整改19.6万项,对带安全隐患的GDP坚决说“不”。   人人都是安全员   李刚涛是天津电力建设公司北京电力医院工地上一名普通的架子工。入行十年,他最大的变化就是对安全的认识。   “以前在外地其他项目施工,安全带常常不系,事故不断发生。”李刚涛从事的架子工是工地上的重要技术工种,每天用扣件组装成千上万的钢管搭成支架,保护其他工友的安全。但谁来保护架子工的安全?2007年以前,架子工等从高空坠落的事故在全国高发,究其原因,不系安全带占了绝大部分。   “一个小小的安全带,就能挽救生命,为什么不能系好呢?”分管安全生产工作的市领导提出了一个简单的要求:高空作业必须保证100%系牢安全带。   强化培训、强化检查、强化日常管理。4年后的2011年,李刚涛每天上班第一件事就是和工友互相检查安全带是否系好。   “谁也不愿拿自己的命开玩笑不是!”   “安全理念,只有深入人心,才能发挥作用。”市安委会副主任张家明说,安监部门今后将在执法监察、事故查处和投诉举报三大领域“亮剑”,推动企业落实保障安全生产的主体,让每位市民都成安全员,为首都加上安全发展城市的注脚。( 王东亮)

小程序有什么用
拼团小程序商城
门店销售
分享到: